http://thaiebayclub.com/yingui/26/

澳门银河关注互联网产品管理,交流产品设计、用户体验心得!

【原创】拯救消亡的水(架空银桂高桂坂高)

时间:2020-09-15 03:17 来源:未知 作者:admin

  从公寓坐电梯下来,走在前面的男人牵了条大狗,明显超重的体格,与其说是狗,不如说像头熊,主人与它同色系的发,在门廊昏黄的晚景中闪闪发亮,啧,看着地上拉长的影子,桂小太郎稍微感叹了下,是新来的邻居。

  要说,这实在是幢糟糕的楼,映射层云,宛如暮色的玻璃幕墙只是假象,内里肮脏的让人说不出话来,犹如废弃的地下城般,堆满了垃圾,铺满灰尘的直梯,遗弃在拐角处的服装模特,简直是拍恐怖片的绝佳场地。

  桂捋一下垂至肩的长发,掏出一支七星点上,缓缓吐出烟气,扮演完这次的『角色』后,他会立刻离开,玻璃上他修长的身影扑上一层薄雾。

  就在公寓脚下,坐落着一家便利店,白色的大狗正被拴在玻璃门上,见到桂,皱起鼻子嗅了几下,很快表现出友好的样子,张开爪子,扑向桂。

  『定春!』狗爪停在半空,被呵斥声止住,重重落下,拎着一袋子日用品的主人,向桂投去歉意的一瞥,『真是不好意思,啊,是你呀,昨天谢了。』,他说着欠身。

  『客气了。大家都是邻居嘛。』桂凝视他的红眸,初次见到坂田银时,是有些吃惊,在狭小的过道上摇头摆尾的大狗,正趴在地上哈嗤哈嗤的喘息着,『那个……』,从狗的后面闪出的男人挠着头发『真不好意思,能否麻烦您帮我看下这孩子,我大概是把钥匙锁在屋子里了』。

  『你的狗真大呀。』俯下身,『不咬人吧?,他把手插进云朵般厚实的白毛中抚摸着,『当然,是个很乖的孩子。唔,忘记介绍了,鄙姓坂田,叫我银时就可以。刚刚搬来,很高兴和您成为邻居。』面对伸来的手,桂犹豫了下,把左手递过去轻轻握了下『桂小太郎』。银时的手有些粗糙,薄茧满布,这些不会是溜定春留下的印记吧,桂暗想,

  晚上八点五十分,桂站在沿街的阴影中,观察着歌舞伎町最热闹的酒吧,漂亮男女花蝴蝶般飞进飞出,周遭的氛围没什么异样,也是,隔壁的邻居请喝酒而已,本不需要如此戒备,只是职业习惯使然而已。

  他招手要了杯冰啤酒,『喝点什么?请随便点,我请客。』,桂蹙眉,然后指了指招牌上的『龙舌兰日落』,就要这个吧。『不是假发、是桂。』他不厌其烦的纠正。

  银时今天的穿着显然正经很多,浅灰色西装勾勒出挺拔的身形,身高虽与桂差不多,体格却明显壮实的多,这也是多亏了他家定春吧?

  不多时,玻璃杯中泛红的酒液进入视野,冰块和上浮的气泡,折射着屋顶彩***灯,音乐声开的很大,是katyPerry的成名作『I kissed the girl』

  坂田银时举起杯子在桂的杯沿上轻碰了下,『很好奇您是做什么职业的……』,目光相接,桂捕捉到他眼里一闪而过的锐利,是很熟悉的感觉,潜藏在血液里危险的信号。『怎么?对我有兴趣。』他习惯性的微笑,『毕竟,您的长发很有魅力……还有』银时凑近了些,空气中散发着微妙的木调香气,显然与热闹的酒吧格格不入,这是桂身上的味道『您的脸真是很有味道,该用清秀形容还是俊俏形容,我一时也不知。』

  噗嗤一声笑出声,『你是想说我这样打扮颇像女人吧?』桂饮了口杯中酒,热辣辣的口感,像火红坠落海中的夕阳,『哪里哪里。我实在不太会说话……』

  『你怎么知道?』桂晃动杯子,『你中指上沾了墨水。现在用笔写作的可真不多了啊』

  银时被人看穿有些尴尬,低头抹着墨水渍,自言自语,哎呀是什么时候粘上的,『好厉害啊。』

  『这没什么,毕竟……我是个私人侦探。』这的确是工作的一部分内容,当然,他不会将全部告诉银时。

  『怪不得』银时若有所思的点头,『我最近刚好在写一部推理小说。』『哦?』桂饶有兴味的凝视白发配红眸的诡异搭配,要说,眼前这位也算得上是个帅哥。『我还以为是为写更热情一点的东西才来这里取材的呢。』

  高天原能做的事情,远不止喝酒,就在不远处,衣着暴露的女子,已经做出露骨的暗示了。

  桂假装没看见,依旧晃动着杯子,冰块碰撞玻璃发出的声音很清脆,与歌的节奏不谋而合。

  他咽下最后一口酒,似火焰般灼过食管,等热烈过去,头脑仍清晰的要命,指望借酒消愁这事,在桂小太郎这里做不到的,谁让酒量好的没话说呢。

  银时可是有点醉意,中间续过几杯啤酒,脸上泛红,『我写的主人公呢,是个银行家,因为账目上不清白的地方,背上挪用公款的污名。他虽离职,每周仍会停车在银行旁的居民楼,拉上窗帘,他有样不为人知的爱好,就是摄影,是用胶卷的那种。』

  耳边的音乐似陡然退却的潮水,银时的话,极其清晰,『我要写,他的敌人利用这一爱好,陷害他的故事。每周冲印照片的时间,给了凶手足够的犯案机会。大致就是这样的情节』

  再一次细致的打量银时,桂确信,先前的危险气息消失不见,这样的情节,主人公未免与大江户银行前行长太过相似。

  天旋地转的恍惚中,他踉跄的起身,看到银时吃惊的瞪大眼,『人称‘修罗’的婚外情调查专家啊,你没看过杂志嘛?因为人长的风流,前几年很受欢迎。和你,不是同行嘛?』

  关上门,他吐出长长的一口气,在后座依靠银时肩膀时,隐约觉出他侧脸有些许萧瑟。

  『因为某些原因,我自认为对他还算了解。啊,扯远了,我要说的不是这个。』他见桂又点燃一根烟,『没想到,你还真是烟酒全沾啊?』,烟气缓缓的弥散在空气里,就着尼古丁,桂听了一个类似《雌雄大盗》、用‘’壮烈‘’来形容也不为过的爱情故事,男女主人公双双殉情,『银时,你口味挺重啊!写的是邦妮和克莱德二号吧。』

  『没办法啊』,他耸耸肩,『谁叫现在读者的口味都重的要死呢……听说那是个真事改编的电影呢』

  『如果……这样的事只是故事就好了,没人会在现实生活中遇到,对吧,假发?』

  应该是吧?随口应着,时钟已指向十点,桂起身告辞。银时把送他到门口,定春打着哈欠摇了摇尾巴。倚着门框,银时挥挥手,

  大江户银行原先不是这样的,上层规划的办公区因为挤满了住家,被说成是居民楼也没什么好奇怪的。这家曾光辉熠熠的银行即将消失。

  高杉涉足金融,本不足为奇,他出身名门,头脑亦好。只是,五年前,他将自家所有的『光太』易名『冥鸿』,实在让人有些费解。

  对了,心就是从那时起,开始隐隐不安的。桂在床头柜上翻找着烟盒,在燃起的、最后一根七星的辛烈里,想着往事,想着银时说的那种——『没有人想遇到的故事』。七年前,时任大江户银行财物科科长的坂本辰马,在回收贷款的途中,遭遇车祸。

  『我的心里住着一只野兽』,他手握在烟斗滚烫的一端,仍邪邪的笑,『现在再也没有人能制止它了。』

  ,披着白色的浴袍,拉出凳子,在桌前坐下,用钢笔在一本很厚的本子上写着什么。

  『啪』的火花闪过后,屋内骤然黑了下来。桂刚刚把头发上的泡沫冲掉,浴室就陷入了同样的黑暗,跳闸?

  『实在不好意思』,果然不一会儿,银发卷毛一脸歉意的出现在他面前,表示刚才忙着一时疏忽,导致烧开的水溢到了底座里。

  除了赏个白眼,桂实在拿他没办法,还好没起火,『你………至少还是能买得起把好壶的吧?能的吧?』

  屋子里弥漫着胶皮糊过的味道,把定春都熏到门口,大口喘气,『真是的,摊上你这样的主人,定春也是倒霉。』,桂抬手拍了拍它的脑袋,『来,跟我回家吧。』

  大狗狗很听话的随桂进了屋子,银时也正准备跨过门槛,『你就在走廊上好好反省吧!』,屋门啪的关上。

  门敞开一道缝,倚靠门口,环抱双手的男人正把眸光投在自己的脸上,他长发上的水一滴一滴落下,消失在衣服纯白的棉絮上。他俩的距离变得很近,近到能够清晰的计算他数不清的睫毛。

  定春在屋内跑动的声音,很快转移了银时的注意,跑到哪里去了,可不要乱动把假发的东西啊。

  桂意识到声音来自壁橱时,神色不太自然,真是了不起的本领,『你家定春会开门?』他问道,『是、是会用鼻子,如果推拉门有缝隙的话,它可以把鼻子插进去……』,银时扶着脑袋头痛不已,『又让你困扰真是太太太抱歉了,』,果然,橱子开了道缝,银时把狗唤来,在它的屁股上狠狠敲了下,『怎么能偷窥别人的橱子呢,这绝对不是银桑我教的啊,我保证!』

  『没关系,也没什么不能看的……』桂不动声色的拉上门,『我去睡了,沙发让给你,请便吧。』

  『吹风机给我用下』,银时眯起眼睛,领口大开的浴衣里,亦有番风光,『真的哟,我很擅长吹狗毛。』

  哼了一声,桂拿出吹风机,他并不欲交给银时,『后面的吹不到,谁叫你留这么长头发,又黑又多又直……』,还没按下开关,吹风机就落到了银时手里,『快点吹干睡觉,给我吧……』,他叹了口气,『好吧,就当作报答你!』

  这算哪门子报答?!被银时的话逗笑了,他于是不再乱动,任由穿梭于发间的手指,灵巧的挑起一缕缕发丝,温柔的吹动,直至变得干燥。

  『我们彼此互相嫌恶』,银时很明白桂在想什么,露出自嘲的表情,『你没从他嘴里听过我的事情,那真是再好不过了。』

  银时没有夸张的反应,写出的书就像生出的孩子一样,难免被别人看、被指责难看——很正常都是家长的原因嘛——『是很狗血的剧情吧?不过,当时写完后,我心情舒畅』

  银时的当时,就是与高杉交恶开始,从与他相同的专业离开,转而重新考了分数更高的法学系。

  『哦?』高杉晋助抿着唇,邪邪一笑,『那我猜他会加入调查婚外情这种公司。』

  银时趴在餐厅的桌子上,翻着本少年JUMP,对于身边的啊哈哈哈君和中二病少爷两人打情骂俏般的对话,他一般是懒得插嘴的,只是,桂纤尘不染的模样及微风拂动中他海藻般的长发,不经意间就拓在了脑海中。

  他探身过去,温热的鼻息碰撞在辰马的墨镜上,浮起的水雾很快褪去,『晋助……你……』

  他自顾自的挥手离开,留下苦笑着的坂本同面无表情的银时——『完全没有必要啊!』辰马轻轻摇头,『就算他说错,我也愿意去满足啊……』

  『我已经受够他的自以为是了』,银时甩下此话,如果仅仅是对辰马无理取闹倒没有什么……不择手段的改变他人的人生轨迹满足毫不相干的私欲,这种事情,不可原谅!

  让银时吃惊和感慨的是,一年之后,他从图书馆的窗子窥见,已对高杉倾心的桂总在雨天付凉亭之约。

  『你的话原本可以有更好的选择吧,为什么做了私人侦探?』他们走到公园的草地,又到了放风的场地,银时松开定春,

  『你的话不也可以当个公务员,做个律师或警察?』不冷不热的风调皮的穿梭在桂的发间,

  银时看着他,从地上拾起一块石头,不远处是一个小小的池塘,碧绿色莲叶上,端坐着白色的睡莲,他往前走几步,指节夹紧石头,迅速发力,平静的水面上很快多了一串涟漪,『会打水漂吗,假发?』

  『这么多年了还记不住啊,是银时!工作……倒还顺利。对了,我上次问你的……』

  『这个倒不用担心,』辰马笑着说,『他有个爱好,喜欢胶片摄影,在那里冲印相片很方便。』

  『你确定?』银时看见他整齐的西装袖口上,别着一只黑色的贝母,发出耀眼的光,『这个东西,怎么只有一只啊?』

  辰马点了点头,『人啊,总会高估自己。银时,你也不要以为,旁观者就能看清一切。』

  那场对话后,辰马把墨镜推上头顶,悄悄的对银时说,『如果晋助知道,你是因为他才成了秘密警察,肯定会气坏了吧。』

  想到放风去的狗狗还没回来,主人却呆呆的像个傻瓜,桂就后悔,跟他来干嘛,还得操心这些事,『诶呀,忘记了,定春不会是跟着发情的小母狗回家了吧……』,银时拍着额头,『我去找找,假发你先走吧』

  走了五分钟左右,白色的大狗呼呼带风的奔了回来,见到桂,扑上来给了一个亲昵的拥抱,两只泥爪印在桂胸前的衣襟上。

  少年时代:银时高杉坂本乃是好兄弟,银时和高杉常结伴打架,啊哈哈君和高杉互相喜欢。

  大学时:因为不够勇气坦白,高杉提出了赌约,结果把毫不相干的桂牵扯进来,银时出走,辰马无奈。

  毕业后:银时预感到高杉膨胀的作恶欲做了秘密警察,桂如高杉所愿加入了调查公司,坂本则进了大江户银行。本来高杉赢了约定,可以甩开桂,但时间让他和坂本间产生了距离,对桂抱有愧疚。银时发现银行漏洞后提醒坂本注意,却没想到,坂本因此送命。高杉从此黑化,肃清了所有与辰马车祸有关的人,把怨恨发泄在大江户银行。后来他开始咳血,觉得时日无多,虽然他不确定行长是否无辜,但他还是委托桂把最后的人抹去。

  最后他自首,见到了一直以旁观者自居,其实喜欢桂的银时,有些后悔。拜托他阻止桂射杀行长,把自由还给桂。

  关注 互联网的一些事 官方微信,回复" 26 " 即可在微信里阅读本篇内容。

  在查找公众号中搜索:织梦58,或者扫描下方二维码快速关注。

围观: 9999次 | 责任编辑:admin

回到顶部
describe